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爱好者集聚的地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发布时间:2019-05-08 12:30:01 | 作者:三角梅树苗批发

不久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要从叙利亚北部撤出2200多名军人组成的美国军队,此言一出,国际舆论哗然。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特朗普此举在国内受到民主党、外交人士和国防部的激烈批评,国防部长马蒂斯也随后不久宣布要辞职。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今年10月,国防部长马蒂斯(左)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一次军事简报会议上。

美国的这一举动也引发了中东地区盟友尤其是以色列的担心和忧虑,害怕美国撤离叙利亚会导致伊朗实力的进一步扩张,威胁以色列的国家安全。

姗姗来迟的撤离

特朗普要把美军撤离叙利亚的言论,其实早在当选总统之前就出现过。

特朗普曾说过,“我是美国总统,不是世界总统”。按照他的逻辑,在海外任何地方的巨额花费和军事援助,对于美国国家利益来说都是严重的损耗。

今年年初,特朗普就表示要从叙利亚撤军。不过面对国内巨大的舆论压力,其撤军的决定未能执行。如今,在2018年年底之时,特朗普决定撤离,一方面显示出其本人确实“履行竞选承诺”,将海外的美国驻军领回家,但另一方面似乎也与特朗普当前在中东地区面临的压力,尤其是来自于土耳其的压力紧密相关。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 12月21日,埃尔多安在伊斯坦布尔发表讲话称,鉴于美国将从叙利亚撤军,土耳其会动员部队继续同叙利亚境内剩余的“伊斯兰国”武装力量作战,并暂时推迟袭击叙东北部库尔德武装分子的计划。

在特朗普宣布撤离之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已经表示,自己已经与美国达成协议,美国将会从叙利亚北部撤离。

土耳其与美国在叙利亚库尔德人问题上,矛盾深刻。

土耳其认为,活跃在叙利亚北部的叙利亚库尔德人政治团体“民主联盟党”及其军事团体“人民保卫军”和“叙利亚民主军”,是土耳其“恐怖组织”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机构,因此十分警惕叙利亚库尔德人政治军事团体在叙利亚北部的发展。

而美国长期将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视为叙利亚境内的重要盟友,认为叙利亚库尔德军事团体有助于打压伊斯兰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在叙利亚北部行动的美军。

不仅在叙利亚库尔德控制区,美国还在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和以西的曼比季地区留驻了2000多名军事人员,同时还向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提供军事和经济援助。这与土耳其谋求打压和消灭叙利亚库尔德军事武装的要求经常发生冲突。

土耳其与美国的矛盾与危机,在2018年中期曾经一度激化。

土耳其抓捕了美国在土耳其公民及美国领事馆的土耳其雇员,指责这些人是情报人员或是“恐怖组织”成员、“葛兰运动分子”。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 7月25日,改为软禁在家后,美国牧师布伦森从土耳其伊兹米尔的监狱获释后回到家。土耳其检察官指控布伦森以宗教的名义为两个恐怖主义组织工作。

特朗普政府则在9月发起了针对土耳其的经济制裁。这直接导致了土耳其货币里拉急速贬值,极大地影响了土耳其国内经济形势,进而影响了土耳其国内的政治稳定。▼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不过,随着2018年10月沙特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沙特情报人员杀害,土耳其通过所掌握的大量证据,成功地迫使力图维护美国沙特亲密关系的特朗普政府做出让步。

因此,特朗普政府在土耳其的要求下“丢卒保车”,似乎也是情理之中。

跃跃欲试的土耳其

美国此次撤离叙利亚北部的速度,按照媒体披露的信息来看,将会持续三个月左右。而与此同时,土耳其已经跃跃欲试。

一旦美军完成撤离,土耳其军队及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将会迅速发动对叙利亚库尔德人控制区的军事进攻。

土耳其总参谋长胡卢西·阿卡尔就在近期宣布,土耳其军队已经做好了军事作战的准备。而埃尔多安更是提出,要彻底清除在叙利亚北部的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武装力量。

土耳其如果发动军事进攻,很可能会促使叙利亚国内战局进一步复杂化。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7月27日,叙利亚政府军收复了叙利亚西南部库奈特拉省首府库奈特拉市,并且在库奈特拉市中心的广场上举行

2015年以来,在俄罗斯和伊朗的支持下,叙利亚政府军不断发动反击,先后收复了北部阿勒颇、中部东古塔、南部的德拉和库奈特拉等叙利亚反政府武装长期盘踞的地区,并且将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和“解放阵线”(原极端组织“征服阵线”)等武装分子,围堵在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

而由于土耳其出面保护,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等国宣布在2018年9月于伊德利卜省建立“缓冲区”,使得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不至于被叙利亚政府军“团灭”。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 9月1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黑海城巿索契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会面,谈论叙利亚伊德利卜省局势。普京会后表示,双方同意由下月15日起,在伊德利卜省设立15至20公里的非军事缓冲区,分隔叙利亚政府军及反政府武装。

埃尔多安的正义与发展党政府在叙利亚北部谋求的,是建立一个横贯叙利亚—土耳其人边境地区的“缓冲区”,用来安置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及土耳其境内350万叙利亚难民。

而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则是在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之后,逐渐在叙利亚北部成长起来的库尔德政治军事力量。秉持“左翼”“世俗”理念的“民主联盟党”,其早期发展受到了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的较大影响。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叙利亚曾经长期在北部地区向土耳其国内的库尔德反对派政治军事团体库尔德工人党提供庇护,将库尔德工人党视为与土耳其边境和水资源争端的重要工具,直到1998年与土耳其签订协议,才最终放弃了对库尔德工人党的支持和扶持。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在此期间,很多库尔德工人党高层人员都在叙利亚北部生活,其反抗土耳其建立自治政府的理念也被叙利亚库尔德人所接受。因此在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之后,“民主联盟党”被土耳其视为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机构。

但是与此同时,“民主联盟党”与叙利亚政府关系较为微妙,叙利亚政府军在2012年战局吃紧时,将叙利亚北部地区的部队回撤到大马士革和西部沿海地区,客观上给“民主联盟党”崛起扩张提供了机遇。

另一方面,即使在叙利亚政府军发动大规模反攻之后,“民主联盟党”武装也少有与叙利亚政府军交火的事件,据称一些“民主联盟党”领导人如前主席萨利赫·穆斯利姆就在大马士革和阿勒颇等政府军控制区保留有房产。一些分析认为,叙利亚政府和“民主联盟党”之间有复杂的联系。

复杂的叙伊俄关系

一旦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力图清除“民主联盟党”在叙利亚北部的威胁,很可能会激化与叙利亚政府的矛盾。除了叙利亚政府与“民主联盟党”之间的微妙关系之外,土耳其作战的区域将是叙利亚北部地区,也是叙利亚的固有领土。

而伴随土耳其军事作战的是其支持下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如果土耳其的战略得逞,便意味着叙利亚反政府武装将会极大地扩展在叙利亚北部的控制区,这对于叙利亚政府来说,必然是难以接受的结果。

因此叙利亚政府极有可能介入其中,或是直接出兵进驻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或是通过秘密援助来帮助“民主联盟党”武装。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9月7日,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三国首脑齐聚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峰会,讨论叙利亚局势。

土耳其军事攻击和叙利亚政府的介入,也势必引发伊朗和俄罗斯的关注,进而使得这两国面临艰难抉择。

无论是伊朗还是俄罗斯,都并不希望叙利亚战火重燃。

尽管伊朗长期支持叙利亚政府,但是从2017年底开始,由于其国内经济形势不稳,因此难以支持叙利亚战争的长期继续。

由于土耳其与伊朗的能源合作关系紧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长期反对美国制裁伊朗,从这一角度来看,伊朗恐怕难以高调反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

俄罗斯虽然也长期支持叙利亚政府军,但是其并不希望叙利亚政府长期维持在国内的战局,而是希望尽快开启叙利亚政治和解进程。

应当指出的是,叙利亚政府并不完全认同当前的战场僵局态势。叙利亚领导人仍然将叙利亚反对派称为“恐怖分子”,表示要收复全部叙利亚国土。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


在此背景下,一旦叙利亚政府卷入与土耳其的军事冲突,伊朗、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之间的关系将受到极大的挑战。

美国撤离叙利亚,使得叙利亚库尔德“民主联盟党”控制区的保护伞不复存在,也将使得该地区处于土耳其及其支持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直接威胁之下,进而引发叙利亚政府、土耳其、伊朗和俄罗斯之间的复杂博弈,影响未来叙利亚政治和安全进程。

因此,特朗普撤离叙利亚固然重要,但土耳其的未来选择,才是影响叙利亚局势走向的关键点。

撰文 / 王晋(察哈尔学会研究员、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编辑 / 张晶

​特朗普撤军后,叙利亚的最大危机或将来自土耳其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随机文章
三角梅树苗批发推荐
热门文章